名字是小采
全职周叶不拆 小周是男神
写文嘛,最重要的是开心

【周叶】鹤望兰[06][机械护工周x病人叶][完]

【私设很多】

【经历了那么多个月的风风雨雨我终于写完了】

【你们肯定不记得之前讲了什么 05

【不要face的来推荐一个bgm

【lo主自己唱的不好听别打QAQ】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叶修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,周泽楷像是没有被启动一样,直直的坐在沙发上,看着前方。

直到叶修把灯打开,周泽楷才看向他,然后对着他笑。叶修走近,看了一眼在桌上的日记本,也笑了,一只手覆上周泽楷的脸,“在今天知道,也算一种缘分,本来也不想瞒你的。”

“小周他,在八年前……”

“叶修。”

周泽楷打断了叶修的话,牵起他覆在他脸上的手,另一只手在上面写:我在这里。

不论以前发生了什么,我现在就在这里,以前的周泽楷不在了,那以后就由我来陪你。我不是周泽楷,但我也是周泽楷,我也希望你可以幸福,所以,以后就让我来陪你好不好?

他们就这样对视了几分钟,好像仅凭眼神就能交流千言万语,最终叶修放松下来,整个人倒在了沙发上,以仰视的角度看着周泽楷,一笑,“这么晚了还不快去做饭,你不用吃我可是很饿呢。”

周泽楷从一旁的柜子上扯下一条围裙,正要给自己绑上,叶修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捏住了一个角,受到了阻碍的周泽楷疑惑地看了叶修一眼,他倒是一只手撑起了身子,有点不稳的立着,牵着绳子的两端绕到周泽楷的身后,灵活的手指打了一个蝴蝶结,末了好像还嫌两个圈是一样大,特意把另一个扯大了半圈。

“好了。”周泽楷反手摸了摸那个蝴蝶结,脑子里过了一遍叶修爱吃的东西,洗了把手之后就忙活了起来。

 

“老叶你拿着行李来蓝雨干什么,过来工作啊?我和你说我们蓝雨可不像你们兴欣什么人都收的啊!”

“想多了啊,前·剑圣大大。“叶修掏了掏耳朵,往办公室里看了一眼,“文州不在?”

“队长开会去了。”黄少天一边嫌弃着叶修的行李碍事,一边和周泽楷一起把那箱行李搬进办公室,“你们这是要出远门啊?”

“我要和小周去环游世界,羡慕么?”那天周泽楷如往常一样坐在一旁看着叶修吃饭,电视里播着动物世界,传出非洲大草原狮子的吼叫声,不知怎么的,叶修就冒出了要去环游世界的想法,周泽楷自然是没有意见,于是这件事就这么一槌定音。只是叶修在出发前却突然要来蓝雨找喻文州,连电话都还没联系上人,已经来了蓝雨的公司,结果喻文州却还在开会,形象生动地说明了事出突然。

所幸喻文州这次的会议也没开太长的时间,回来的时候黄少天还和叶修打嘴仗打的不亦乐乎。

喻文州敲了敲门,示意自己自己回来,“前辈有事找我?”

“我和小周准备去环球旅行了,走之前你给他做下检查。”叶修让黄少天带着周泽楷去里面的房间做准备,自己和喻文州先聊几句。

“来找我帮周泽楷做检查?恐怕不止是检查那么简单吧。“喻文州看着叶修支开了周泽楷,就知道事情不止是像他说的那样,然而喻文州的心思也是动的极快,三两下也就想到了叶修的想法,微微一笑,“前辈,我倒是想到了两点,不知道你想我做的是哪个?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叶修绕着喻文州的办公桌走了半圈,坐到了转椅上,反身透过玻璃窗看着对面的高楼。

“呵呵,第一,是你想让我把周泽楷的记忆全都恢复,让他想起来以前的事情。”喻文州靠在自己办公桌上,这时半侧着身子,用余光瞟了叶修一眼,“第二,是你想让我把周泽楷现在已经有的记忆都抹去,变成普通的机械人。“

叶修捏紧了转移的扶手,“不愧是文州,猜的挺对。“

“第一个选项是把他完全变成你认识的周泽楷,只是现在的社会不允许情感度超过40%的机械人出现……“

“他现在已经超过了。“叶修语气平淡地说出了这个事实,”我不能让他被政府销毁,我要保护他。“

“叶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“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终于忍不住跑了出来,”你还要他再把你忘掉一次吗?你还想再过一次他连你是谁都不知道的生活吗?不光是为了周泽楷,你也再为自己想一想!“

“为自己想一想?“叶修突然笑了一声,”我好像太自私了,因为不想自己再失去他,就要剥夺去他的记忆。“

叶修低下头,双手撑着前额,好像头痛欲裂,不管是哪个选择都对他太过痛苦。突然眼前的光暗了下去,一双手环抱住了他。

“小周……“

周泽楷抬起叶修的头,让他直视着他的眼睛,久久地看了一眼,然后颤抖地用手在本子上写了一个字。

好。

 

“诶,小周你来这里我给你拍一张!“

异国公园里,两个黑色头发的男人四处拍着照,确切的说,是一个男人拉着另一个摆着各种姿势造型拍照。本是挺让我烦躁的一件事,却也因为男人漂亮的脸蛋让所有人都没了脾气。

叶修这半天逛下来也是累的气喘吁吁,找着一个长椅就坐了上去,周泽楷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递了过去,叶修小抿了几口,还给周泽楷,一脸严肃:“小周啊,这时间不早了,别贪玩了,我们早点回去吧。“

明明是你要出来的。周泽楷满脸写着不情愿,还是跟着叶修一起回了他们现在的家——方圆几十里都见不到几个人的一个大农场。

周泽楷已经在这里呆了好几年,可以说,从他有记忆开始,他就已经在这个地方了。他的主人,叶修,是一个大农场主,却不怎么理农场的事务,热衷的事情反而是给他这个机械人拍照。

也是想不通。

虽然想不通,但是周泽楷知道叶修对自己很好,就好像把他当作了真的人一样,对于这样的态度,周泽楷自己的反应也很奇怪,他很想和叶修亲近一点,脑内却又有着莫名的力量在阻止他这样做。

 

叶修最近种起了花,也不知道是什么来由。周泽楷在脑内搜索了一下,可能是年纪大了想弄一些精神寄托。

也只种了一种,鹤望兰,虽然看着好看,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。

这样想着,周泽楷就走过去帮叶修一起干了起来,毕竟不是很简单的事情。

叶修看着周泽楷过来帮忙,自己就走开了,“小周你怎么不早点过来帮我啊,哎呦我先去休息一下。“然后自己把铲子往旁边一放就走了出去,临出门又回看了一眼,周泽楷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弄着,抬头一看还正好与他的视线相撞,忙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埋头干起来。

叶修笑了笑,回了自己的房间,天气有点阴沉,叶修看着窗上映出自己的样子,手不自觉的贴上了脸,上额已经出现了不少皱纹,想到还在温室里的周泽楷,还是那副年轻的样子,“真好,你在我心里,也永远停在那个时候,真好。“

有时候夜深人静,叶修也会回想自己那时候的决定,以及自己对机械人周泽楷到底是抱有怎么样的想法。但是又如何呢?他们在叶修的心里已是一个人,不关乎过去,不关乎将来,此时此刻,在他的身边,就已经是一种幸运。

幸与不幸的界限并不清楚划分开来,看清了事实本源,也未必就幸运,不知道,也是一种幸运。

能被叶修保护的周泽楷也是幸运的。

 

叶修当初带着还未苏醒的周泽楷离开旧地,也并未带着很多东西,却是有两本笔记本,一本是周泽楷的日记本,另一本就是后来周泽楷用来与他交流的本子。

虽然相处的时间长,但周泽楷话少,最终也没把这本子用完,叶修就这样一页一页的翻,一页一页的看,突然在许多的空白页中看到了一张有字迹的纸张。周泽楷的字一向干净清楚,就像他人一样,给人舒服的感觉,这张上的字迹有些潦草,可以看出他当时的心情,下笔也重了几分,好像要把纸张弄碎一般。

【不想忘记叶修】

“小周……我的小周……”

 

“小周,我们去看日出吧。”叶修这样说着,然而在真正日出的时候,周泽楷看着身边熟睡的人,打消了叫他起来的念头,男人已有些白发的头上染着艳丽的光彩,口中吐出一段奇怪的音节,周泽楷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,只是继续看着叶修,即使月岁时光老去,仍然依稀有那么一张睡脸,自己看了七年都未有看腻。

好奇怪。周泽楷想着,为什么,我哭了,好奇怪。

叶修醒来时早已过了日出的时间,周泽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四处一转,竟是在温室里找到了周泽楷,提着水壶却一动不动。叶修不免有些担心是不是哪里的零件又出了问题,待他靠近,周泽楷一顿一顿地转过身来,脸上有他熟悉的笑,“叶修。”

这次,不会比你早离开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nd

有生之年,我居然写完了一篇,去年9月份的脑洞一直拖了快半年才写完,给自己跪了[

其实结局想过很多种,临到头了都改了好几次,虽然最后这个看上去还是很乱七八糟[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=3=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7 )

© 齐小采Ka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