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字是小采
全职周叶不拆 小周是男神
写文嘛,最重要的是开心

【周叶】鹤望兰[05][机械护工周x病人叶]

【私设很多】

【解谜的开始】

【因为跨度太长,可能前后文风不太统一……】

04 走这里】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周泽楷显然就是一个行动派,前一天刚听叶修说到要回家去,第二天就开始帮叶修叠起了换洗的衣服,一副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架势,弄的叶修有点哭笑不得。

“小周啊,就算是我想回去,也没那么快啊。”

“叶修……”

 

顺便一说,自从那晚周泽楷发现自己能说叶修的名字之后,便有事没事就念叨着叶修的名字,好像要把以前没说过的都补回来,也直接导致了某个病患现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已经一点反应都没有,甚至还能直接睡过去的结果。

 

叶修出院的那天反而是没什么人来,一是感觉老是这样麻烦别人不好,二是叶修觉得某些人太吵了。

周泽楷一早就已经帮叶修整理好了东西,等在大厅,苏沐橙办完出院手续之后,就提着行李很快地放到了后备箱里。倒不是说周泽楷这样的行为太诡异,什么事都急匆匆地像有人在后面赶着他去做一样,苏沐橙看了眼一直在笑的叶修,叹了口气,“你们两个倒是都挺开心的。”

“出院,我当然开心啊。”

“他呢?”

“小周当然是替我开心啊,是吧小周!”

周泽楷这会儿当放完行李,听到叶修叫他,就冲两个人一笑,然后走过去拉住叶修就往车上坐,苏沐橙也只得坐上驾驶座把两人送去了叶修的房子。

叶修的房子倒是出乎周泽楷预料的大,复式的结构,将近200平米,虽然是也在郊区,在胜在空气好,对叶修现在养病也是很好的选择。

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住,但是因为苏沐橙总是会过来打扫的原因,也没有积上很多的灰尘,周泽楷俨然一副冲多了电没地方用的架势,一到就又立刻打扫起卫生来。

【一个人住,不大吗?】

周泽楷写在纸上递给叶修,叶修拍了拍周泽楷,“怎么会是一个人,我们这不是有两个吗!”

周泽楷的意思是在八年之前的叶修,但是听叶修这样说,他又是觉得心里一暖。

是啊,他现在也有家了,不光有家,还有他最爱的家人。

真好。

 

“小周现在连做饭都学会了,生活真好啊。”

“有时候真觉得周泽楷和你在一起真可怜。”

“我才是觉得文州和你在一起才可怜呢。”

“叶不修我以后再来看你就和你姓!”

“又不是我要你来看我的,再说了,”叶修看了一眼坐在沙发另一边的喻文州,“你和我姓了文州怎么办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 

知道了叶修已经出院的消息,黄少天就拉着喻文州马不停蹄的赶来了,美其名曰来看看叶修从医院出来以后有没有活的比在医院里还苦,结果就看到了周泽楷正在给叶修做饭的一幕,就和叶修一起亲切地聊了几句垃圾话,反而又是被叶修呛的说不出话。

小打小闹着时间也就这样过去了,周泽楷安静地整理着有些凌乱的房间,叶修本来坐在沙发上,突然就起来进了书房,抱出来一本相册,放在的周泽楷的面前,周泽楷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一起看看,我给你讲故事。“

 

“你看这个,H市很有名的一个湖……我当年刚从嘉世公司出来,打算自己再带一个组出来,后来啊,我就……嗯,走到这个湖边上,心情一好就拍了这个照片。“

“……“总觉得从中间起什么地方就开始很奇怪了。

叶修看着周泽楷这反应干脆就把相册直接给了他,让他自己去翻。

相册里多是叶修一人的独照,有时是近的只有一个大头,有时是远的隔了十几米的背影,远景也多是叶修当初在机械人的比赛中操控机械人的照片。

周泽楷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,就好像这些照片当时发生的场景是他自己曾经亲身经历过一样。

 

周泽楷翻到一张照片,上面是一个机械人,穿着风衣,带着礼帽,腰间还别着两把左轮枪,显然这是一个战斗型的机械人,和周泽楷这种生活型的完全不一样,但是……

“叶修……”听到声音叶修就把头探过来,周泽楷指着的照片上,那个持着双枪的机械人,长的和周泽楷完全一样。

“叶修……”他为什么和我长的一样?还是说,这根本就是我呢?

“别多想,这不是你。”叶修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,拿过了周泽楷手中的相册,摸了摸照片上人的脸,合上了相册。

叶修迎着周泽楷疑惑的眼神抱了上去。

我现在果然还是没办法和你说,不如就少一个人来承担也好,至少现在的你还是开心的,我也,想多在这个幻觉一样的世界多过一段时间。

你是我与这个世界连接的稻草。

 

“叶修哥,好了没啊!“苏沐橙坐在车里朝门内喊,又按了两下喇叭示意。

“快了快了,马上就来!”叶修对着门口喊了一句,“小周我今天有事出门一下,你好好帮我看家啊。”

“……”我知道。

 

搬到这里也不止是几天的事情了,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,叶修也不是没有出过门,但是这样把周泽楷留在家里的情况却是第一次发生,具体的情况叶修也没有和周泽楷说明,只是说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,但是周泽楷有预感这一次和以往有所不同,他也渐渐地意识到叶修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隐瞒着他。

其实这已经不是周泽楷第一次有这样的预感,但他以叶修的意志为先,便不去询问,而且这件事似乎与他也有关系,他对自己的存在定义并不感兴趣,但是他依然在意那个之前在相册中看到的与他长相相似的机械人。

因为叶修似乎很在意那个机械人的存在。

他已经不清楚自己的意志到底是由什么决定,他明白了自己绝对不是一个普通机械人,至少,现在已经不是了。

普通的机械人不会拥有自己的意志,他们仅凭内设的程序来决定自己的行事,而周泽楷明白,自己原本设置的程序早已经渐渐被打破,已代入了新的思想,这新的思想他也找不出来源,就像是凭空创造出来了一个人格一样,在周泽楷原有的基础上又多了一些不同。

他多了情感,他爱上了叶修。

 

周泽楷一边收拾着房间又一边有些心不在焉,叶修家里的书架上也全是关于机械人研究方面的图书,周泽楷一眼扫过去,有一本书特别显眼,书脊上没有标注出书名,周泽楷一时好奇就拿了出来。

书上落了很多灰,看来是很久没有人翻过,周泽楷拿着布擦了擦封面,依然是没有任何的书名,周泽楷从中间翻开,发现里面全是手写的字体。

这是一本日记。周泽楷这样判断是因为每页上都有写着日期,八年前的日期。

粗粗扫了一眼就能发现叶修的名字出现的频率之高,也就是说,这也不是叶修自己的日记,但是却出现在了叶修的家里,在叶修的书架上。

周泽楷将日记翻到了第一页……

 

“很久没来过这里了。“叶修靠在苏沐橙的车上,点了一支烟,看着来往的人匆匆走过,手里捧着一束束的黄色的花。

苏沐橙不说话,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店也买了两束黄色的花,拿了一束递给叶修,叶修却摆了摆手,“沐秋那里我就不去了,花你替我放他那儿就可以了。”

“那……他那里呢?”苏沐橙迟疑着开口。

“他不喜欢花。”叶修灭了烟,整理了自己的衣服,“我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

“这个地方太现实了,把你辛苦营造出来的假象都打破了。你想要我把他当成是你,那我就把他当成是你,也是,你当初做内核的时候就全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情感去做,之前文州好像用了什么方法抑制住了,但是现在好像根本没有用了,他真的越来越像你了。”叶修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知道他们是不想让我陷的太深,但是我真的很想你。”

叶修俯下身,摸了摸墓碑上刻的名字,“小周,我很想你。”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lo主站在破产的边缘更了一篇……

我觉得这个月想写完是不可能了……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6 )

© 齐小采KaI | Powered by LOFTER